石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石油

企业应回归能源政策辩论

巴特勒:能源已经成为全球公共政策辩论的重要议题,然而来自商界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了政策制定流程之外。
2020年8月18日

最后的探索:石油行业收缩勘探活动

过去5年,石油巨头的累计勘探支出下降了40%至45%。新的勘探被活动人士认为是“对地球的犯罪”,企业只好低调地进行勘探。
2020年8月17日

每周数读:疫情之下,腾讯游戏收入大幅增长

本周值得关注的数据:腾讯第二季度财报优于预期、新冠疫情期间全球加速砍伐森林、中国对印度科技领域的投资减速、全球石油生产商正面临巨额亏损。
2020年8月13日

沙特阿美将维持二季度187.5亿美元的股息派发

尽管沙特阿美二季度净利润同比锐减73%至66亿美元,但该公司仍打算维持该季度187.5亿美元、全年750亿美元的派息。
2020年8月10日

中国与伊朗的合作意向令美国心生警惕

特朗普政府要求沙特等中东盟友停止对卡塔尔实施禁运封锁,这很可能是因为伊朗与中国展开合作的可能性。
2020年8月3日

欧佩克和俄罗斯拟降低减产力度

自8月起,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友将把5月生效的每日970万桶原油减产量缩减至每日减产770万桶。
2020年7月16日

FT社评:启动氢能革命正当时

在努力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害之际,各国政府应利用自己的支出能力,帮助刺激一轮不依赖化石燃料的经济复苏。
2020年7月16日

美国页岩油企业面临巨额资产减值

研究表明,随着运营商开始将油价暴跌的影响计入其资产负债表,美国页岩油企业今年可能会被迫减记3000亿美元资产,这将引发破产和重组。
2020年6月23日

美国石油产量降至两年低点

与此同时库存升至创纪录高位,突显石油行业仍深陷过剩状态。业内人士估计,随着生产商重启油井,美国石油产量将会反弹。
2020年6月18日

小投资也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影响

福鲁哈尔:大宗商品“金融化”扭曲了市场,这不仅仅来自机构,越来越多散户投资者通过ETF等工具涉足大宗商品衍生品。
2020年5月28日

工商银行暂停账户原油产品开仓交易

工行表示,鉴于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较大,暂停账户原油等大宗商品挂钩产品开仓交易。此前中行的“原油宝”曾导致投资者巨亏。
2020年4月28日

美国页岩行业还会再次崛起吗?

油价暴跌让美国页岩行业陷入巨大困境,面临大幅减产和裁员,但该行业并未被终结,只要油价合适,仍有可能东山再起。
2020年4月28日

“布偶与鲨鱼”:负油价之战是如何上演的?

本周初石油市场上演了一边倒的战斗,业余散户投资者和日内交易员在最大的输家行列,顶尖大宗商品交易商和石油基金则是赢家。
2020年4月24日

油价暴跌给股市敲响警钟

马丁:市场在以最清楚、最纯粹的方式表明,全球经济深陷困境,而目前投资者对企业和经济的复苏可能抱着过于乐观的态度。
2020年4月23日

特朗普帮助能源业的计划面临阻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要求政府为能源产业制定纾困计划,此举可能面临国会民主党人的阻力。
2020年4月22日

FT社评:负油价暴露出经济受到的重创

新冠疫情扭曲了石油市场,低贱的油价反映出各国封锁措施对经济的严重损害,同时也预示了未来石油“没落”的前景。
2020年4月22日

美国基准油价首次跌入负值区间

西得克萨斯中质油周一暴跌逾250%,至每桶-40.32美元。新冠疫情导致需求崩溃,以至于卖家为了摆脱手头的石油而付钱给买家。
2020年4月21日

中国经济复苏难以支撑全球石油需求

中国经济复苏推动了石油需求反弹,但疫情在全世界的蔓延导致全球石油需求崩塌,单凭中国无法填补这一缺口。
2020年4月15日

沙特:油价战并非长期战略

由于俄罗斯不愿加大减产力度,世界最大石油输出国上月付诸“震慑”战略,将油价拉至18年低点。在特朗普斡旋下,双方已结束油价战。
2020年4月15日

中国油气管网的整合非同寻常

去年12月,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交出了各自控制的管道,成立中国国家管网公司,这件事本应获得更多关注。
2020年4月13日

产油国终于达成减产协议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结束石油价格战,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总计将减产每日970万桶,约为危机前需求10%。
2020年4月13日

G20石油部长本周将举行紧急会议

这将是20国集团首次专门就能源问题开会,突显各方对油价崩盘的深度担忧。美国敦促沙特和俄罗斯结束彼此之间的价格战。
2020年4月7日

石油价格战有望结束 原油价格应声上涨

以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为首的主要石油生产国有望达成供应协议,缓解油价暴跌。布伦特原油应声上涨近12%。
2020年4月2日

美国原油价格跌破每桶20美元

美国原油价格跌至近18年来的低点。在这样的价格水平上,美国页岩油和加拿大油砂等成本较高的生产商基本无法盈利。
2020年3月30日

原油暴跌对中国并非坏事

周浩:国际油价近期暴跌,势将被载入史册。作为最大的原油净进口国,中国应该是得益者,也有利于在各产油国之间寻找到更多的战略着力点。
2020年3月25日

油价将迎来有限反弹

巴特勒:欧佩克国家和其他产油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通过牺牲产量来影响价格。
2020年3月18日

油价暴跌是能源行业变革的预兆

诺埃尔:油价暴跌之前,已有两大因素在重塑石油和天然气市场:页岩革命和可再生能源革命。油价暴跌只是油气行业下滑趋势的预兆。
2020年3月17日

IEA:石油价格战给全球抗疫添乱

IEA署长比罗尔指责俄罗斯和沙特在全球抗疫关头发起石油价格战是“不负责任”,较贫穷产油国可能因此出现庞大预算缺口。
2020年3月11日

全球原油“过剩”危机?

周茂华:近日国际原油市场暴跌的触发因素是什么?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低油价可能成为新常态,这对全球经济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2020年3月11日

石油企业违约风险恐拖累银行股

银行股投资者一直担心利率下降挤压银行利润,但本周一出现了一个更可怕的威胁:油价暴跌可能引爆一波债务人违约潮。
2020年3月10日

沙特打响价格战 油价开盘暴跌30%

在俄罗斯拒绝进行更大幅度的减产后,沙特阿拉伯发起了一场激烈的价格战,推动原油价格跌至4年来的最低水平。
2020年3月9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