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改革开放40年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转向,中国何以自决?

苏小玲:中国人不要寄望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帮助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出路,还是在于中国的自醒自觉上。
3小时前

2018年:中国的“5+1”时刻

荣剑:我提前交出这份“年终总结”,回顾中国在本年度已经经历的五个重大事件,并对尚未发生、但仍有可能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作出分析。
2天前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生活的变化

本月,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不过,这项政策影响最大的是中国人民自身的生活。
2018年12月7日

自主创新取决于新一轮改革开放

蔡浩:改革开放过往四十年给中国带来的以技术模仿、技术转移的路径不可能长期有效,要转向自主创新的道路,必须用新一轮改革开放引领的制度创新做保障。
2018年12月7日

低头致意,天地无边

许章润:作为近代中国文明大转型的第三波,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不过是在四个维度上的“低头致意”,以期吾国吾族能择善而从,昂首做人。
2018年12月5日

陈志武:中国尚缺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

这位知名经济学者认为,40年改革转型之后,中国仍然缺乏一个能贯穿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前后一致的价值和制度体系。
2018年12月4日

城市化与土地制度改革

王小鲁:城市化并不意味着一定占用大量的耕地,也并不意味着农村必然凋敝。推进土地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将有力支持未来城市化发展和长期经济增长。
2018年12月4日

黎安友对话荣剑:特朗普、中美关系与中国改革前景(上)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对话独立学者荣剑,探讨美中两国民间评价特朗普的双重视角,以及最近一轮中美对立的缘由。
2018年11月28日

改革时代的叙事之争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最具权势的两大家族之间的意识形态和个人分歧显现了出来。
2018年11月27日

改革下一步:抑制公权保护私产

盛洪:中国社会曾饱尝私有产权被消灭的恶果。40年前以复兴私产作为源动力的改革进程,近年却因公权力对私产的日益侵夺而陷入停滞。
2018年11月12日

改革开放40年后,台商下一步往哪走?

林瑞华:台商在改革开放40年间,已在大陆经历数波起伏,当前的中美贸易战、汇率变化,以及大陆对国内科技产业的扶持,也让台商面临更大的挑战。
2018年10月18日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荣剑:国家主义在中国的有效性正在衰减,但它就像鸦片一般令高层和民间上瘾。最近中国与外部的紧张关系,将加剧国家主义的合法性危机。
2018年8月1日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下)

荣剑:许多新儒学者退回到“以经术缘饰吏治”,选择与国家主义全面合作;而原本可以抵御国家主义的自由主义阵营,政治上仍远不够成熟。
2018年8月1日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上)

荣剑:这40年的中国思想史,先后经历了思想的年代、学术的年代,和主义的年代。思想界如今高度分裂,肇始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学术合法性的丧失。
2018年7月31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七:诗性该有些燃烧

苏小玲:慢条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锦,市民们过上中产阶级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我相信这是可见的未来,尽管这未来有多远我并没把握。
2018年6月27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六:三坊七巷与文人

苏小玲:文人之所以品质下滑,与体制对人与文学的“绑架”关系直接。作协这类机构是许多文人的港湾,久而久之又成了他们无法摆脱的名利场。
2018年6月2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五:那些知识分子们

苏小玲:体制文化的长期培植,形成了一种以官场价值为核心的金字塔社会结构,其中等级分明的形态依稀可见。
2018年6月21日

贸易战终将影响中国道路

徐瑾: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产业升级与技术进步,离不开国际经贸秩序的接纳,美国立场转化可谓40年来未有之变局。
2018年6月19日

一代理想主义者的盛世悲歌

李江:杨沐的离世,令人想起八十年代那群一度站在中国改革潮头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或逐渐凋零,或卷入熔炉,或仍在痛苦挣扎。
2018年6月19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四:中产阶级的风光

苏小玲:庞大的中产阶层是一个现代城市的标志,他们是社会强劲的润滑剂、防护层、保健品,也是一道令人不易寂寞的、流动不断的生存风景。
2018年6月1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三:悲壮的封疆大吏

苏小玲:项南先生似乎介于“民主”与“威权”之间的治理作风,却引来了制度陈旧意志的激烈反弹。项南走了,福建的这碗茶就凉了。
2018年6月12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二:无可替代的严复

苏小玲:从这里走出的严复和更多文化先辈,似乎没有为福州留下影响行为的精神指针,像许多二三线城市一样,公共知识分子在这里是个稀缺的群体。
2018年6月8日

中国为何说不好“中国故事”?

郑永年:中国至今没有真正的文化自信,这和它长期被西方思想殖民有关。从中国自身文明的角度来反观自身的问题,要比西方各种主义好得多。
2018年6月7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一:逆流而上的是人

苏小玲:福州于我,就如一只季节迁徙中的鸟的旧巢,常要窝进窝出。此次逗留,是为了梳理自己和它关系的复杂性,做一些有纵深感的个人表达。
2018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