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美国抗疫不力背后的四大文化原因

郝志东:美国人对戴口罩、社会隔离、案例追踪等防疫措施的抵触甚至拒绝,与美国的政党政治文化、个人主义、反智倾向和隐私文化有很大关系。

美国的疫情从今年3月开始到现在,已持续半年时间。除早期疫情比较严重的纽约等地生活正在逐渐回归正常之外,其他地方还在等待转机。到本文完成的9月11日,全美已经累计染疫640万人,死亡已近20万人。最近两周数字增速有所下降,但总体疫情仍然起伏不定。

作为全球经济实力第一强国,美国抗疫为何如此不力?本文试图讨论这一反常现象背后的文化原因。美国人对戴口罩、社会隔离、案例追踪等防疫措施的抵触甚至拒绝,与美国的政党政治文化、个人主义、反智倾向和隐私文化有很大关系。这些文化因素阻碍了美国抗疫的成功,使其过程被拉长,无辜增加了老百姓的痛苦以及生命的损失。

政党政治文化

多党制的好处是,老百姓可以选择由谁来执政。在某一个党执政的时候,在野党可以监督它,使其不要太偏离大家认可的社会契约。如果执政党走得太偏,那么下次就会被选下来。不过多党制很难避免的一种恶,是一个党为了能够被选上,可能会不择手段,包括恶意诽谤、蛊惑宣传等等。

比如特朗普在这次疫情一开始,就说新冠病毒是民主党设的一个局,目的是不让他再次当选。还有人说新冠肺炎是中共和美国的“深度政府”(deep state,即政府中反对特朗普的势力)设的局。特朗普为了不让经济拖他的后腿,在疫情还在蔓延、没有出台有效的防护措施之前,就要求各州赶快复工复学。这些出于选举考量的决定,让疫情一直得不到有效控制。

共和党的州长们也都跟着特朗普的指挥棒转。乔治亚州州长Brian Kemp在7月中甚至将要求大家戴口罩的民主党籍亚特兰大市长Keisha Lance Bottoms告上法庭,说她对开工复学施加的种种限制违反了州长命令(不过二者后来达成共识,州长在8月份撤诉)。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籍州长Kevin Stitt 则说,你不能给人们一些自由而不给他们另外一些自由,自由是不能选择的。

结果上行下效,乔治亚州的North Paulding高中在已经有学生和员工染疫的情况下,还要求学生必须到校上课,而且可以不戴口罩,否则留校察看或者开除,师生中任何在媒体上批评该校的人都将面临纪律处分。该县一所学校的一个护士不堪重负——她们需要跟踪染疫者及与其接触过的人,辞职表示抗议。

大学刚刚开学,情况也不乐观。根据《纽约时报》的一项统计,到9月10日为止,在他们调查的1600所四年制的公立与私立大学中,已经累积了至少88000个病例。在Tuscaloosa的阿拉巴马大学,从8月中到现在,已经发生了1889个感染案例;衣阿华州立大学,1200多例;Chapel Hill的北卡罗莱纳州大学,900多例。大部分学校的问题是在开学前没有做好防疫准备,有的学生又不拿新冠当回事,得病之后不遵命隔离,还继续开派对。

党派政治也是南部共和党执政的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等州疫情大爆发的一个原因。那里的州长们害怕得罪特朗普,需要和他保持一致,对于民主党支持的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抗疫措施,都一律反对。8月初在南达科他州的斯特吉斯市举行的一年一度、历时10天的摩托车集会,有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35万辆车、50万人参加。德国和圣地亚哥加州州立大学的研究机构测算,这次大会有可能导致至少25到26万人感染,成为迄今全世界最大的超级感染源,造成的损失可能高达122亿美元。在美国的党派政治文化中,抗疫被政治化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