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新冠时期的见面礼仪

希尔:在新冠时期,人们不得不改变行为规范和心理预期,习惯于不能握手和近距离互动的社交场合。

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也许再也不会与陌生人握手了。即使重启国事活动,即使其他人都再次接受握手致意,王室侍从也需要很大勇气才会建议94岁的女王(她的配偶已经99岁)去冒这个险。

你就算不是王室成员,也可能会感受到人际接触和社会交往的规范产生了这样奇怪的变化。

我在封锁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公务晚宴的主题是探讨“信任”。来宾包括企业家、慈善家、金融家和一名高级神职人员。

我们相聚时达成了一项非正式的共识,即我们不握手。但是在晚宴上的辩论中,一名迟到的来宾指出,尽管他一进门就洗了手,但我们没有用传统的方式与他打招呼,这个事实肯定意味着我们不信任他。道别时,所有人都胆怯地握了手。

自从实施封锁以来,我注意到,无法用传统方式来强化打招呼或说再见是如何让人感到失礼的。

握手的习惯将会回归,至少会在彼此熟悉的人之间回归。不过,在研发出有效的疫苗之前,握手也很可能会继续成为新冠疫情卷土重来的可靠传播媒介,就像在喜爱肢体接触的西班牙,拥抱和亲吻已经是这样了。在更为正式的商业或外交会晤中,持续了几个世纪的行为规范正在改变,被较生硬的健康与安全守则推到了一边。

卡普里西娅•佩纳维克•马歇尔(Capricia Penavic Marshall)最能感受到这种改变。担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国务院礼宾司司长的四年间,她几乎总是外国元首正式访问时走出汽车或飞机后第一个与之握手的人。她的新书《礼仪》(Protocol)——一本礼仪指南,其中穿插着她红毯职业生涯上的握手逸闻回忆录——列出了关于建立新关系的五条“没有商量余地的SMART规则”。其中的S代表“握手(shake hands)……与你第一次见到的每个人握手”(“每个人”使用斜体以示强调)。

在戴口罩、检测体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时代,这不是唯一显得多余的建议。马歇尔引用了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奥斯卡•伊巴拉(Oscar Ybarra)和其他人合作进行的研究,该研究表明,即便是短暂的社交互动也能促进认知机能的运作。“社交,”马歇尔写道,“本质上是……为需要更高注意力和创造力的商业谈判而做的……很好的热身运动。”

马歇尔的观点是,在较非正式社交接触的润滑下,精心安排的会面能让与会者“架起桥梁、说服对方”。然而,由于被新一套有关健康与安全的严格守则所削弱,这样的会面缺少了社交风度,有可能像是在摇摇晃晃的、未完工的桥上进行的。

对于公众人物而言,唯一的办法或许是完全避免社交接触。上周,爱尔兰农业部长和欧盟专员宣布辞职,此前他们参加了一场据称人数超过政府疫情防控规定的高尔夫协会晚宴。更情有可原的是,丹麦王储妃玛丽(Crown Princess Mary of Denmark)不得不道歉,因为她在以王室成员身份访问一家野生动物中心时下意识地握了一名官员的手。

马歇尔表示,解决方案仍然是运用她在组织峰会时学到的规则——为每一件事做计划——然后“拥抱挑战,发挥创造力”。握手和拥抱也许已一去不返,但还有许多其他无接触的打招呼方式——鞠躬,点头,印度式的双手合十——都可以代替前者。谈到华盛顿社交圈时,她告诉我:“令人相当激动的是人们如何以小团体的形式与他人聚在一起:你能与某个人进行更亲密的接触,拥有更多一对一交谈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