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国际政治

FT社评:盟友面对一个不再可靠的美国

如果美国被看到向一个深陷危机的国家施压,要求其提供黑材料,否则将扣留援助,此举向其他盟友发出的信号将是可怕的。

美国作为一个共和国刚刚诞生时,它与外国打交道只是为了生存。美国的开国领袖们当初怎么也不会想到,美国的外交政策有朝一日将超越这种基本的迫切需求,成为一股塑造全球的力量。如果他们预见到了这样的未来——美国军队驻扎于世界大多数国家——他们或许会设计一个在外交事务方面没那么大自由裁量权的总统职位。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目前拥有这种巨大自由裁量权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寻求外国力量的帮助,以对付他在国内的对手。最初只与乌克兰相关的一起事件,如今已扩大至牵涉中国。7月的“电话门”如今牵出了持续更长时间的一系列互动。谈到民主党人对总统发起弹劾调查,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说:“他们正在透过钥匙孔往里面看……看到的是一幅全景图。”当年正是伍德沃德的报道导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下台。

此事涉及的法律和道德原则已经够严重了。较少讨论的是地缘政治影响。这一丑闻很可能让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形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靠不住。如果美国被看到向一个深陷危机的国家施压,要求其提供黑材料,否则将扣留援助,此举向其他盟友发出的信号将是可怕的。俄罗斯等修正主义大国会暗示,指望美国的国家需要自担风险。而且这一主张将让人很难反驳。

美国人的可靠性近年来已经受到质疑。特朗普对北约(Nato)的蔑视以及退出各种条约,已经造成了这一局面。但这种单边主义在前几届美国政府中也有不同程度的体现。目前的争议在严重程度上不可同日而语。这意味着,在与美国的双边关系中,真的是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谈判的——而且是按照华盛顿的条件。

即便弹劾并罢免现在的总统也不一定能解决这一问题。没有哪个盟国能确信,未来的美国领导人不会以类似的方式行事。如果事情发生过一次,那么认为同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是完全合理的,这意味着做出替代安排完全合理。这将导致西方联盟的瓦解。在将自身利益与国家利益等同起来的程度上,特朗普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但任何谨慎的外国领导人都无法做这样一厢情愿的假定。关键是,疑窦已经产生。

如果美国政府的其他成员不认可目前引发争议的这种行为,或许会让他们安心。相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几乎完全支持。彭斯似乎淡化了他在2016年提出的外国政府不应介入美国政治的观点。与此同时,蓬佩奥为所谓的“一物换一物”(quid pro quo)进行辩护,称之为例行外交。“如果你能在这件事上提供帮助,我们将帮助你办那件事”,他说,但未说明这件事和那件事可能代表什么。

注意到这种交易心态不只美国的盟友。美国的对手大国可能也想知道,它们能否通过给予特朗普政治帮助来收买他。民主党人已经暗示,总统将与中国达成一项手下留情的贸易协议,以换取天知道什么东西。然而,相互竞争的国家总是会试图相互使坏。盟友指望享有一定程度的信任。特朗普涉嫌做出的行为严重破坏了这种信任。

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遭弹劾,以及理查德•尼克松被迫辞职,都是美国的内部事务。它们始于国内,终于国内。尽管不光彩,但它们没有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根本公信力,只是让涉事个人信誉扫地。但愿当前丑闻的影响范围能同样得到遏制。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