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增长

无限增长只是个神话

斯米尔:摩尔定律只是特例,绝大多数有形事物不会以那么快的速度增长,其年增长率大多在1%至3%这个区间内。

只有两类人会相信无限增长:主流经济学家和等待库茨魏尔(Kurzweil)所说的“奇点”来临——届时生物体和非生物体的结合将创造出基于软件的不死人类——的人们。

经济学家的预期要更温和一些,但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标准预测大多不认为经济体也遵循所有生物的生命轨迹:快速增长,然后缓慢增长,接下来增长停滞,最终在某种意义上死亡。

曾于1968年担任美国经济协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主席的肯尼思•博尔丁(Kenneth Boulding)对这一观点嗤之以鼻:“要是有人相信在一个物理上存在极限的星球上,有任何有形的东西会无限增长,这个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经济学家。”

我不会胆敢加入任何经济学界内部的争论,只是想提请大家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当前的许多增长预测里包含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完美地体现了哲学家所说的范畴谬误(category error):将属于某个特定类别的属性,应用到超出这个类别的范围内。

我说的是摩尔定律,即微芯片上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增长之快,使得整体处理能力在很短时间内就会翻倍。这一非凡成就使得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在其他经济部门复制这样的增速,推动能源脱碳、粮食产量大幅增长以及第四次工业革命。

这种我称作摩尔诅咒的错误印象很容易解释。1965年,当戈登•摩尔(Gordon Moore)首次预测“每块集成电路上元器件数量”的增长时,他认为这个翻倍周期只需大约一年。这一增速放缓了,处理能力现在每两年翻一倍,每年增长约35%。其结果是,微处理器驱动的产品(无论是计算机还是电话)性能提高、成本降低。

这使得人们预期其他经济部门也可以实现这样的增长。这是对基本生物物理现实的误解导致的范畴谬误。

现代经济依赖于大量的投入,其产量、性能和能力不断提高;但速度比摩尔定律揭示的30%的增长率低一个数量级。

先从食物说起。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新作物的引入以及化肥、除草剂和杀虫剂的增加使用,使全球小麦产量每年提高3.2%,水稻产量每年提高2.6%。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玉米产量每年增加2%。充当主要蛋白质来源的鸡肉的生产效率越来越高,但自1930年以来,美国鸡肉产量的年均增长率不到1.4%。

能源和材料方面,世界上大部分电力都是由大型蒸汽涡轮发电机生产的。在整个20世纪,它们的效率每年提高约1.5%。自19世纪80年代以来,室内电气照明经历了数次革命(白炽灯、荧光灯、卤素灯和LED灯),但发光效率年均增长率约为2.6%。钢仍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金属。自1950年以来,钢生产效率的年均增长率不到2%。

再来看看交通运输。在整个20世纪,铁路城际旅行的最高时速增长两倍(达到300公里),这意味着年均增长率为1.1%。自1973年美国推出能源效率规定以来,汽车(不包括运动型多用途车(SUV)和皮卡车)的平均能效提升了2.5%。到1958年(第一架波音707飞机飞往巴黎),洲际旅行的时速从1900年(远洋客轮)的不到40公里提升到885公里。虽然这个年均增长率约为5.5%,但在过去的60年里,速度完全没有增长(协和式飞机除外)。

即使这些增速已经不算快,最终增长肯定还会停止。抛开奇点梦不谈,作物产量的无限增长不会实现,光速旅行也是不可能的。

绝大多数在1%至3%区间内、主要在每年1.5%至2.5%区间内的这种温和增长,应该大体上反映在经济成果的总量中。确实如此。自1950年以来,美国人均GDP(以实际值计)的平均增长率一直约为2%。

下次当你听到最新的创新将如何像微小硅片上集成的元器件数量那样增长时,请牢记这个1%至3%的基本年增长率区间:摩尔定律的复制不会发生,根本不可能。

本文作者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荣誉教授,其著作《增长:从微生物到大城市》(Growth: From Microorganisms to Megacities)一书即将出版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