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天

探索太空不再是政府的专属

阿胡贾: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发射,不仅使太空探索具备了商业可行性,也让这项事业不再是政府的专属。

如果要找一个最恰当的词来形容它,那就是弹道芭蕾。最近,全世界最强大的火箭从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发射台穿入平流层。不仅其载荷在发射后安然无恙,而且两侧捆绑的两个助推器随后完全同步地顺利落回发射区域。

由SpaceX公司打造的猎鹰重型(Falcon Heavy)火箭精彩的首次亮相,可能为可重复使用的火箭飞向外层空间奠定了基础,使得宇宙探索具备了商业可行性。但它也将曾经由政府垄断的对无垠太空的掌控权分给了私营部门。SpaceX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昂贵的玩具。这位亿万富翁是PayPal和特斯拉(Tesla)的共同创始人。而此次火箭的载荷正是马斯克自己的Tesla Roadster汽车,车内前座上坐着一个假人,现在它们注定都要在太阳系内永恒遨游了。

目前没有哪个宇航局可以做到SpaceX所实现的事情。马克思可能会说,私人企业掌握了“发射”资料。在科技政治方面(科技与政治交叉的领域),我们正处于一个新时代。虽然最初美国和苏联(Soviet Union)之间的太空竞赛通过技术实力展示了各自的政治理想,但如今创新和意识形态之间的交叉却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我们的科技专家享有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权力和对人类的影响力——并且几乎不受任何审查。有关我们的物种是否殖民另一个星球的问题——人类将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在如今似乎更可能取决于一名企业家(可能是马斯克)的突发奇想,而非任何一位总统。

技术以很多方式与政治重叠在一起:科技是实现手段,让主流以外的人可以参与对话。但技术也可以被用来劫持或歪曲对话。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社交媒体被用来传播政治信息——以及虚假信息。Twitter和Facebook成了定制化政治新闻的主要传播途径,把巨大的政治权力交到不多的几家公司手中——为恶意操纵创造了机会。

当然,科技可以更公开地被用作政治手段——以网络攻击的形式。一个国家可以通过侵入另一个国家的信息系统和基础设施来制造混乱;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称,这正日益成为对全球稳定的严重威胁。俄罗斯和中国被视为这种威胁的主要制造者,两国似乎出于破坏西方民主的共同愿望联合了起来。

硅谷创造的巨额财富使得企业家进一步模糊了科技与政治的边界:马斯克的“小目标”包括拯救人类和殖民火星。这些抱负,连同他的商业头脑,使他进入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顾问委员会。马斯克和特朗普一样对那颗红色星球抱有浓厚兴趣,后者的梦想是把美国人送上火星(月球是上个世纪的事,已经过时)。由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载人航天计划的经费缩减,特朗普必须依靠私营部门的行动来实现这一公共目标。

事实上,重返这一“最后疆界”并没有多少虚荣心方面的理由。五角大楼如今将太空列为一个“作战领域”。俄罗斯和中国据说都正在瞄准美国的太空资产,普京据称渴望研发一款超级重型火箭。越来越自信的中国希望把中国宇航员送上月球进行探测,然后再登陆火星(尽管去年的发射失败导致长征(Long March)系列运载火箭升级计划受挫)。

如今,SpaceX拥有世界运载能力最强的现役火箭——尽管仍不如阿波罗计划(Apollo)将宇航员送上月球的土星5号(Saturn V)火箭那么强大——该公司对美国战略利益的重要性很可能飙升。通过向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运送货物,SpaceX已经成为国际上一支不可或缺的太空探索力量。应该承认的是,马斯克在越来越大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在太空领域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