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天

马斯克的飞天梦与所有制问题

邓聿文: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为马斯克、乔布斯提供制度土壤和环境,就不可能产生他们这样的冒险家和梦想家。

第一,公有制由于排斥市场和价格,面临着信息收集的难题,无法合理配置资源,必造成巨大浪费。

第二,公有制打着“公”的旗号,在价值导向上看似崇高,但实际实行结果必然是“私”字横行,因为谁来代表“公”是个严重问题,在现实中只能是用公权力来代表“公”,这就造成公权力空前膨胀,为公权力的人格化来盗取公共财产大开方便之门。人们看到,现实中的公有制多是以国有制和国有企业的形式出现,而谁掌控了国有企业,不是很清楚吗?

第三,公有制强调纪律,私有制和私人企业也要求有纪律和规范,但后者的价值观是建立在财产私有和个人自由基础之上,而前者则是建立在集体优先的价值基础上,即所谓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个人服从集体。在此价值基础上的纪律要求,必然是服从权威。而谁能代表“权威”?不是谁“学问大”谁就最有权威,而是谁最有“权”,就最有“权威”,所以公有制的纪律约束在现实中必然“异化”成“官有制”和“等级制”,这无疑会扼杀创新,尤其是组织创新和制度创新。

这当然不是说公有制一无是处,在特定时候,公有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调配全国力量去攻克一些难题,这也正是官方在宣传公有制时津津乐道的优势。但人类已有的历史充分证明,私有制要好于公有制,私有制的生命力还远远没有完结,或者说,远远不可能完结,马斯克用他的故事再一次证实了这一点。

其实,不仅是马斯克、乔布斯孕育于资本主义和私有制,就说公有制的大本营中国,只要稍稍偏离了一点公有制,也产生了如马云、马化腾、刘强东这样的商业奇才。上述三人创造的商业帝国其企业性质都是私有制的,是私人企业。反观人类的企业史和商业史,从未听说哪位伟大的企业家和冒险家是出自公有制或者国有企业的?这不很说明问题吗?可惜,中国还有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教授们,在嚷嚷着要消灭“私有制”,岂非咄咄怪哉!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