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缪尔•布里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经济政策重演哈布斯堡的衰落

FT专栏作家布里坦:英国央行最近的通胀报告及相关货币政策委员会备忘录传递的主要信息是,前途渺茫,凶多吉少,而他们束手无策。
2012年11月28日

一味平衡财政赤字有害无益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国家预算在宏观经济层面的目标应当是帮助平衡经济发展,英国财相将国家预算与“有偿付能力的家庭”相比较是大错特错。
2012年11月13日

美国经济政策必有可取之处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尽管很多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表现感到失望,但奥巴马仍以绝对多数票重新入主白宫,美国经济政策确实具有其相对优越性。
2012年11月12日

欧盟应包容异见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欧盟打造了一套繁琐的规章制度,同时又实行极具限制性的宏观经济政策,他们“什么也没学会,什么也没忘记”。他们不能容忍批评,更是使人连对一体化进程都心生反感。
2012年10月9日

从直升机上撒钱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如果某些经济体从直升机上撒钱,但中国不加入,人民币就会升值,这正是很多国家所期望的;如果欧元区不加入,欧元就会升值,欧元区外围国家的成员国资格便很可能不保。
2012年9月4日

追求幸福不是政府的工作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政府只要履行好自己的传统职责,比如为社会繁荣创造条件、降低收入不平等,就能够为增进国民幸福做出最大贡献。
2012年8月14日

经济需要增长吗?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对于依然挣扎在贫困线附近的全世界一半人口来说,人均GDP的增加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而对其他人来说,将闲暇考虑在内无疑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2012年7月27日

必须根除裙带资本主义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在裙带资本主义大行其道的社会,成功更多地取决于你认识谁,而不是你懂什么。要根除这种资本主义,就必须对腐化的政治制度进行改革。
2012年7月26日

迎接多币种的新欧洲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希腊退出欧元区后,我们将有可能迎来一个新的欧洲,企业和其他经济代理人将有机会决定以何种货币结算交易、持有现金。
2012年6月5日

“左右”之分可休矣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任何对政治感兴趣的人都可以被贴上“左”或是“右”的标签,但这种左右之分与其说有助于增强对问题的理解,不如说妨碍了理解。
2012年4月28日

英国应开征土地税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地税绝非什么骇人听闻的布尔什维克思想。即便仅从人口老龄化的角度考虑,政府在未来也需要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2012年3月5日

如何对付储蓄过剩?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在过去几年,凯恩斯“心理定律”所预言的潜在产出与实际产出之间的缺口似乎又出现了。对此,一个老套的答案是:中国崛起。
2012年2月15日

市场机制仍无可替代

FT专栏作家布里坦:资本主义是实现自由和富足的手段,其本身并非目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应继续为公众所有,政府必须救助银行。
2012年1月20日

一体化无法解决危机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当下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是由13年来的国家间竞争力分化、而非预算赤字造成的。加深欧洲一体化解决不了这个危机。
2011年12月23日

死板的英国财相

FT专栏作家布里坦:英国财相奥斯本反对财政刺激的主要理由是,它会推高利率,但他没有区分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并过分夸大了预算赤字对长期利率的影响。
2011年12月7日

治愈英国萧条的五剂良方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没有需求的增加,任何实实在在的复苏都是不可能之事。对于英国而言,要扩大这种需求,可以通过五项简单的措施来实现。
2011年11月30日

消灭“不平等”不可能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如果我说,实质性的平等只会出现在坟墓中,有时甚至在那里也不平等,一些人脸上就会露出厌恶。
2011年10月12日

危机让马克思主义复兴?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今天我们所了解的马克思主义很大程度上与马克思本人无关。而马克思主义最有趣的发展,出自于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人希法亭之手。
2011年8月31日

勿让决策伤害经济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政策制定者首先要做到,不要让政策对经济造成伤害。例如,西方国家的央行不应进一步上调短期利率;如果有可能的话,它们应悄悄让利率回归近零水平。
2011年8月19日

欧元危机远未解除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在最新的希腊救援方案出台之后,欧元区有20%的可能进行联邦式改革,25%至30%的可能解体,但继续勉强维持的可能性仍然最大。
2011年8月2日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