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P2P网贷的未来:超越信息中介

傅蔚冈:自从2007年P2P在中国诞生之日起,大多数的网贷机构都在从事与信用中介相关的行为,这也是导致近年来P2P爆雷的重要因素。
13小时前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可能遇上哪些阻力?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过程中可能会面对一些其它湾区、地区过去曾遭遇的类似的阻力,如果未能有效清除,很可能严重影响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进程。
13小时前

新兴市场投资者不应错失良机

格里尔:新兴市场今年迎来了火热的开局。在经历了令人沮丧的2018年之后,这一资产类别突然重新流行起来。
13小时前

葛兆光:十八世纪中国的盛世危机

葛兆光:大清国运为何由盛到衰?帝国庞大疆域和复杂族群造成控制成本过大;思想文化与意识形态越来越凝固和僵化;皇权或国家权力过于集中。
13小时前

如何让不爱读书的孩子转变?

徐海娜:只要有心寻找,总会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方法。如果家长有时间便滑手机,宁可打麻将看视频也不给孩子读一个故事,却指望着孩子“看书学习,自动自觉”,还真是天方夜谭呢。
13小时前

科创板来了,我们该如何参与?

黄凡:科创板的出台将如何改变现有的A股市场生态环境?市场的各方又面临何种机会与挑战?投资人该如何把握参与的机会?
1天前

危机与自负:周厉王的失败改革

李江:周厉王采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严重损害了贵族,而言论管制使受损者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表达诉求,最终引发暴动。
1天前

特朗普不应此时对欧盟开火

福鲁哈尔:特朗普也许将再次发动一场错误的贸易战。他可能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欧盟和日本汽车加征新关税。
1天前

中国新贸易提议好过关税战

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1天前

软预算约束新症状:骄傲的高铁

许成钢:高铁的债务问题是国企软预算约束老病的新症状。其不受控的大规模发展,可以最终积累成为引发金融危机的灰犀牛。
1天前

第二次特金会与“顽固性牛皮癣”

薛力:长远来看,第二次特金会不过是千回百转的“弃核进程”中形式大于实质的一场政治秀而已,不可寄望过高。
2天前

亚马逊放弃落户纽约说明了什么?

亚马逊放弃落户长岛市,以及决定不再重启第二总部选址工作,都表现出它对公众情绪的漠不关心。
2天前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5天前

WeWork改名趣谈

曼斯:WeWork近期宣布更名为The We Company,官方表示他们想要拓展业务范围。但改成这样的名字真的好吗?
5天前

当心中国在贸易谈判中的“红线”

米强:特朗普政府认为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在中国看来是主权权利,这些权利对过去四十年中国取得的经济奇迹至关重要。
5天前

警惕市场流动性错觉

哈菲兹:平时充裕的市场流动性可能在关键时刻消失。电子交易、做市商缩减以及央行退出量化宽松构成三重威胁。
5天前

硅谷难以启齿说“谢谢”

克拉克:硅谷风险资本家不喜欢企业创始人发来的感谢信,因为扎克伯格和乔布斯这样的天才不会说谢谢。
5天前

沙特王储面临空前国际压力

加德纳:人们曾经以为穆罕默德亲王在领导某种自上而下的“阿拉伯之春”,但这位任性和专制的王储似乎正把专制统治引向不归路。
5天前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6天前

“头腾大战”的新药方

许可:头腾大战中不管微信如何强大,它都不能、也没有阻止消费者对多闪或抖音的访问:只要有浏览器,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键入网址进入或下载。
6天前

加密货币不适合投资

文焯彦:加密货币是没有内在价值的,如果看到眼下加密货币价格跌了很多就大手笔买入,就有可能严重地跌入“价值陷阱”。
6天前

麦克法夸尔: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许成钢:文革结束40年了,但学界的研究仍然是肤浅和有局限的。在有限的研究成果中,麦克法夸尔的贡献不可磨灭。
6天前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2019年2月13日

全面封杀中国科技企业毫无意义

汉尼根: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从未发现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通过华为进行恶意网络活动。一项基于企业国别的全面安全禁令毫无意义。
2019年2月13日

怀念我的导师麦克法夸尔先生

欧阳斌:2010年我负笈哈佛,当时麦克法夸尔是我的学术导师。收到通知,便应立即与导师约见。第一次见面,不免紧张。
2019年2月13日

诺奖得主斯特里克兰:我10岁对激光一见钟情

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斯特里克兰:我从小就在数学和科学方面表现出色,但那时的普遍看法是,这些都是“男生的科目”。这种局面正在改变,但我们的工作还远未完成。
2018年12月13日

与FT共进下午茶:郝景芳

《北京折叠》的作者希望,北京能够允许人口更自由进出。通过控制供给强迫人们离开北京,不现实也不正确。
2017年4月1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