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谢泼德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页岩行业还会再次崛起吗?

油价暴跌让美国页岩行业陷入巨大困境,面临大幅减产和裁员,但该行业并未被终结,只要油价合适,仍有可能东山再起。
2020年4月28日

石油ETF减持6月合约 油价再度大跌

世界最大石油ETF周一宣布很快出售6月交割的所有石油期货合约,此举导致美国基准油价暴跌27.7%,至每桶12.25美元。
2020年4月28日

工商银行暂停账户原油产品开仓交易

工行表示,鉴于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较大,暂停账户原油等大宗商品挂钩产品开仓交易。此前中行的“原油宝”曾导致投资者巨亏。
2020年4月28日

“布偶与鲨鱼”:负油价之战是如何上演的?

本周初石油市场上演了一边倒的战斗,业余散户投资者和日内交易员在最大的输家行列,顶尖大宗商品交易商和石油基金则是赢家。
2020年4月24日

美国基准油价首次跌入负值区间

西得克萨斯中质油周一暴跌逾250%,至每桶-40.32美元。新冠疫情导致需求崩溃,以至于卖家为了摆脱手头的石油而付钱给买家。
2020年4月21日

产油国终于达成减产协议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结束石油价格战,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总计将减产每日970万桶,约为危机前需求10%。
2020年4月13日

分析:史上最大减产协议为什么无力支撑油价?

欧佩克与俄罗斯同意合计将石油日产量削减1000万桶,但交易员认为这抵不过疫情期间封锁措施导致的石油需求减少。
2020年4月10日

G20石油部长本周将举行紧急会议

这将是20国集团首次专门就能源问题开会,突显各方对油价崩盘的深度担忧。美国敦促沙特和俄罗斯结束彼此之间的价格战。
2020年4月7日

石油业面对残酷现实

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消费下降在规模上相当于欧佩克全部产出,而沙特扬言要增加出口,这预示着每桶油价可能跌至个位数。
2020年3月31日

美国原油价格跌破每桶20美元

美国原油价格跌至近18年来的低点。在这样的价格水平上,美国页岩油和加拿大油砂等成本较高的生产商基本无法盈利。
2020年3月30日

IEA:石油价格战给全球抗疫添乱

IEA署长比罗尔指责俄罗斯和沙特在全球抗疫关头发起石油价格战是“不负责任”,较贫穷产油国可能因此出现庞大预算缺口。
2020年3月11日

沙特打响价格战 油价开盘暴跌30%

在俄罗斯拒绝进行更大幅度的减产后,沙特阿拉伯发起了一场激烈的价格战,推动原油价格跌至4年来的最低水平。
2020年3月9日

交易商:今年石油需求可能“零增长”

新冠疫情促使石油交易商大幅下调其对2020年全球需求增长的预期,甚至预计今年石油消费量可能下降。这可能迫使产油国进一步减产。
2020年3月6日

能源高管:中国2月石油需求将下降25%

中国一些大型炼油厂的高管预计,受疫情影响,2月份全国石油需求量每日将同比减少320万桶。
2020年2月6日

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商考虑暂停合同

新冠病毒疫情降低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能源需求,据悉中海油、中石化和中石油等公司可能援引不可抗力条款临时取消LNG购买合同。
2020年2月5日

疫情影响扩大 油价跌入熊市

布伦特原油周一跌至每桶54.27美元,自1月初以来累计下跌逾20%。欧佩克及俄罗斯拟在12月减产基础上采取紧急减产措施。
2020年2月4日

苏莱曼尼接班人誓言从中东铲除美国势力

伊斯梅尔•卡尼告诉官方电视台,伊朗将通过“从该地区铲除美国势力”并且“继续烈士苏莱曼尼的工作,像他一样坚定”来报仇。
2020年1月7日

中东紧张加剧 油价突破每桶70美元

因美国警告称中东能源设施受到的威胁上升,油价3个多月来首次突破每桶70美元,黄金价格和日元汇率也升至高点。
2020年1月6日

伊朗高级将领在美国空袭中身亡

美国国防部指控索莱马尼策划了对美驻伊拉克外交官和军人的袭击。索莱马尼身亡意味着美国与伊朗冲突急剧升级。
2020年1月3日

2020年石油市场5大看点

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FT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2019年12月23日

美国制裁多家涉运输伊朗原油的中企

中国大型国有航运集团中远的两家子公司,以及另外数家中企都在美国制裁之列,但分析师认为中国不会立即停止进口伊朗原油。
2019年9月26日

沙特富裕家族“被参与”沙特阿美IPO

多名知情人士称,沙特当局正在逼迫国内一些最富有的家族成为沙特阿美上市的基石投资者,以达到王储设定的估值目标。
2019年9月20日

沙特产出减半后油价飙涨

油价昨日一度飙涨20%。对沙特关键设备的初步受损评估似乎表明,恢复全部产能将需要比最初估计更长的时间。
2019年9月17日

沙特新能源部长:石油减产将是长期的

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称,他不会大幅改变前任的政策,即领导石油输出国组织与俄罗斯合作减产,以支撑油价。
2019年9月10日

昆仑银行旗下油轮被指运输伊朗石油

卫星图像似乎显示,自今年5月以来,至少三艘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被看到与伊朗船舶互动。
2019年8月6日

中国谴责美国制裁珠海振戎

此前华盛顿方面宣布,将对这家中国石油贸易商实施制裁,以惩罚其无视美国禁令运输伊朗原油的行为。
2019年7月24日

珠海振戎因运输伊朗原油被美国制裁

这家中国公司及其CEO被禁止在美国司法管辖区从事外汇、银行或房地产交易。由于该公司几乎没有海外业务,可能使其免受制裁最具破坏性的影响。
2019年7月23日

英国在直布罗陀海峡扣押一艘伊朗油轮

正与法德一起努力挽救伊核协议的英国,并不反对伊朗出口原油,但相信该油轮在向叙利亚炼油厂运送原油,违反欧盟对叙利亚的制裁。
2019年7月5日

伊朗:沙特-俄罗斯联盟危及欧佩克

在欧佩克看来将会延长减产安排之际,伊朗石油部长警告,随着沙特-俄罗斯联盟排挤传统成员国,这个产油国卡特尔的未来岌岌可危。
2019年7月2日

中国无惧美国制裁继续进口伊朗石油

美国取消伊朗制裁豁免之后,中国仍在进口伊朗石油,伊朗希望中国为伊朗经济提供一个重要资金来源。
2019年6月27日

鲁哈尼讥讽美国新一轮制裁“令人困惑”

伊朗总统表示,针对哈梅内伊及伊外交部长的制裁表明白宫官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伊外交部称,制裁将堵塞外交路径。
2019年6月26日